<xs_正文标题> - 魔法大陆创世纪
2016-12-09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戴露的体质果然很弱,没过多久我们就落在了后面,她站在台阶上大口大口地喘气,在路边微弱的灯光下,我看见她满脸的疲惫。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,我开始给她讲一些小时候的笑话,讲爬到树上下不来坐在上面哭;讲因为手中的一截香肠被群狗追,我说如果现在有一条大狗在后面追,你可能会飞奔起来的。她大笑,喘着气说她宁可让狗吃掉。

小昆随即取出了一个小瓶,揭开塞子,一只黑蚂蚁爬了出来。小昆说,这蚂蚁正是投毒事件中幸存下来的。

我没有徐志摩的大才,能说出我想和你一起起床这种精致话儿。倒是经常猥琐的说姑娘,咱俩洗个澡吧。你不介意我的粗俗,我很开心;我没有去学习把话说的精致,是因为我觉得,只要这句话中有你、有我、有咱俩的关系,即使粗俗点也挺窝心!

苏劳家气派非凡,但他目光阴鸷,见有生人,就责怪胖老头,小昆却凑到一支毛笔前,说:这就是萧然老师那支充满传奇色彩的蚁巢笔吧?

显然不喜欢,因为花蜜中的主要成分是蔗糖,而花粉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,这些都是蜜蜂需要大量采集的营养品。面对繁华之中美好的食物,辛勤的小蜜蜂完全没有理由放过。所以,只有一个可能,让蜜蜂单恋一枝花,那就是花朵在这些快餐上动了手脚。

把书当工具的人,家里虽有几架子书,都不算藏书家。1973年5月11日的《泰晤士报》文学增刊刊登曼比的《BookCollectinginthe1980's》,家里明明剪存了这篇好文章,后来在书店里看到加州书商印刷的单行小册,限印六百七十五本,每本编号,纸质印工都算一流,虽贵,还是忍不住买了下来,这样的人藏书未必太多,却是真正的藏书家。自己明明不懂园艺学,对种花种菜兴趣也不大,但看到SaraMidda的精装本《InandOutoftheGarden》,全书百多页文字和插图都是七彩手写手绘,装帧考究,想都不想就买下来,这个人必是书痴!

神风特攻队和平会馆就位于日本南部的鹿儿岛,是我们考察日本多元历史观的最后一站。鹿儿岛是一个相对偏僻的临海小城,越过大海再往南,就是冲绳驻日美军军事基地。1944年,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,战争局势对日本愈加不利,特别是在太平洋海战的战场上,日军更是连连受挫、节节败退。为了阻止美军在海上的进攻,当年10月,日本组建了8支神风特攻队,招募成千上万的日本青年成为神风特攻队队员。9000余架神风特攻飞机,采用直接撞击美军飞机、军舰这种疯狂而绝望的自杀式攻击阻挡盟军的进攻,为日本天皇效忠。当时有数千名日军飞行员参与这种恐怖的战斗,这在世界战争史上都是空前的。明知战败已成定局,还要逼迫士兵用这种方式去送死,这恐怕只有崇尚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才做得出来!如今,在鹿儿岛建起了神风特攻队和平会馆。当前日本国内纷繁复杂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史观,在这里展现出了既不同于靖国神社,也不同于国际和平博物馆的另一张面孔。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